儿童文学:步履沉稳

儿童文学:步履沉稳


来源:学习力教育智库  文章作者:方卫平

刚刚过去的2018年,原创儿童文学创作给我的整体印象是,在阅读推广、出版市场火爆,而优质资源相对缺乏、出版门槛相对偏低的情势下,艺术步履依然沉稳。

例如,中长篇作品出版数量大,总体的艺术水准可圈可点。就中长篇结构艺术而言,许多作品在这方面的努力令我难忘。董宏猷的《野娃子》、黄蓓佳的《野蜂飞舞》、刘海栖的《有鸽子的夏天》、曹文轩的《疯狗浪》、常新港的《尼克代表我》、赵丽宏的《黑木头》、王璐琪的《给我一个太阳》、赵菱的《大水》、史雷的《正阳门下》、冯与蓝的《挂龙灯的男孩》、小河丁丁的《牧笛哥哥》、郝周的《黑仔星》等等,构成了2018年中长篇儿童文学创作斑斓的艺术容貌。

又如,2018年的儿童文学出版物,在插画艺术、装帧设计、印制品质等方面进一步提升,也令人印象深刻。捧在手中,立上书架,即成风景和美好。这不仅仅是一种出版本身物质表现能力的进步,也意味着一种视觉文化和审美能力的自觉与提升,更是儿童文学出版在总体上接近或达到国际水准的一种标志。

展望2019年,我们对原创儿童文学的未来依然充满祝福与遐想。

例如,中长篇儿童文学的结构艺术如何在做得更加多样的同时,也更加绵密和深邃。很显然,结构艺术不仅仅关乎故事讲述,更与作品真正的艺术性、深刻性相关。如王安忆说的那样,“经验性、传说性故事和小说构成性故事是两个范畴”。如何写出小说构成意义上的故事,写出结构艺术真正意义上的独特、丰富与深刻,儿童文学还有努力的空间。

关于“慢写作”,这些年人们常常呼吁。这个时代的儿童文学作家无疑是勤奋的,许多写作者对于儿童文学写作也满怀恭敬和揣摩之心。我以为,“慢”本身也许并不是目的,重要的是,如何不在市场、出版的催逼之下,不在名利的诱惑之中,忘记儿童文学创作者的责任与使命。永远都要记得,童年的事情,没有一件是可以草率和怠慢的。


·上一篇文章:我国农村教育还存在哪些问题?
·下一篇文章:无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9j1.cn/news/jiayugc/191211139173890.htm